真包裹网礼品代发:美炮制“追责中国”闹剧不择手段

  美国千方百计制造“追逐中国”闹剧

  ——我们的记者陈润泽

  最近,一些美国政客利用新发肺炎疫情,不惜一切手段诋毁中国,到处释放“政治病毒”,厚颜无耻地兜售所谓“中国责任论”,叫嚣“追中国”。然而,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追逐中国”这一政治闹剧的真正目的是掩盖特朗普政府在抗击疫情方面无能为力的事实,并通过抹黑中国来获取政治资本。

  有识之士甚至指出,“追逐中国”的闹剧注定是徒劳的,华盛顿当前扭曲的政治生态正在使这场流行病,一场自然灾害,更像是一场人类灾难。截至发布新闻稿时,美国新发确诊肺炎病例累计超过170万,死亡人数超过10万。

  美国政治家倡导“问责制”

  自从美国爆发新的肺炎疫情以来,一些美国政客热衷于传播“政治病毒”,炮制“指责中国”的闹剧,极大地危害了国际社会抗击疫情的团结和中美关系。

  5月26日,正当美国新冠状病毒的死亡人数接近10万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布了他在抗击疫情方面的“成就”,并再次使用“中国病毒”一词来指代新的冠状病毒。

  为了将新的冠状病毒与中国联系起来,一些美国政客煞费苦心。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政府高级官员甚至向情报机构施加压力,要求寻找该病毒源于武汉实验室的证据。文章特别指出,国务卿庞贝一直是压力背后的驱动力,早在今年1月,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就开始敦促情报机构收集支持“病毒起源于实验室”的信息。

  最近,庞贝被美国媒体称为“最糟糕的国务卿”。他不遗余力地诽谤中国,多次恶意诽谤中国,宣扬“中国的责任论”和“中国的赔偿论”。美国“国会山”甚至直接命名为“庞贝:特朗普在新皇冠流行病中攻击中国的狗”,总结了各方对庞贝的批评。该报告指出,庞贝对中国的评论是“玩弄政治”,目的是遏制美国对特朗普政府缺乏疫情防控的负面反应。

  白宫贸易办公室主任纳瓦罗也是诽谤中国的“深度指控”。用他的话来说,他不仅恶意诽谤中国,而且可笑地使人们发笑。例如,纳瓦罗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坚定地说:“中国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掩护下,对世界隐瞒了两个月的病毒消息,然后派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去米兰、纽约和世界其他地方传播(病毒)...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中国人对美国人做了那件事(指“播种”新的皇冠病毒),他们要为此负责。”这个奇怪的故事在美国和国外被广泛嘲笑。

  美国不买它

  诬蔑中国、将疫情政治化、给病毒贴上标签,甚至叫嚣要求中国赔偿,都是一些美国政客压制中国的策略,也是掩盖其抗击疫情不力的责任、获取政治资本的手段。然而,令他们尴尬的是,大多数美国人并不购买这些“政治病毒”。

  当地时间5月13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Pelosi)在接受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采访时表示,特朗普对中国的过度关注旨在为自己无力的防疫努力开脱。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也指责特朗普认识到“阻碍科学和真理只会延长这场公共健康和经济危机。总统不接受事实并想掩盖真相,这是我们在抗击艾滋病方面落后于其他国家的主要原因之一。”

  《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指出,“特朗普政府的‘战略’非常明确:从福克斯新闻(Fox News)密集采访过的共和党议员,到特朗普的新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广告,再到特朗普在其推文中的尖锐批评,共和党人试图通过指责中国,将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政府对新出现的肺炎疫情的备受批评的回应上”。

  美国政治外交杂志《国家利益》网站上的一篇文章指出,中国所谓的“隐瞒疫情”是不准确的。美国官员之所以经常提出这一论点,只是为了推卸自己的错误责任。特朗普一直在攻击中国,鼓励“追逐中国”,试图将中国作为“替罪羊”,并将160多万确诊病例和近10万美国死亡病例(当时的数字)归咎于中国。但事实上,美国疫情如此严重的许多原因与州长、政府机构和特朗普本人的错误有关。

  康涅狄格州参议员克里斯·墨菲(chris murphy)也在给美国国会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美国政府关于新冠状病毒起源的声明掺杂了太多的政治考虑,他们急于推卸责任,因为他们因无力应对疫情而受到批评。

  压制异议的目的是什么?

  “现在在美国,任何对中国公平的人都会担心失去理智。”前美国驻华大使博卡斯日前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表示。他直言不讳地指出,美国政府目前充满了反华言论。许多美国人知道批评中国和“追逐中国”是不负责任和不合理的,但他们不敢说出来,“这似乎是回到麦卡锡主义”

  一个月前,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以“不再是当务之急”为借口,宣布切断对“生态健康联盟”蝙蝠冠状病毒研究项目的资助,这引发了美国科学界的强烈反弹。5月21日,77名诺贝尔奖得主写信给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部长阿扎尔和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柯林斯,谴责削减开支,并要求对该决定进行复审。原因是“生态健康联盟”的病毒学家4月发布的“新皇冠病毒来自大自然”的报告与特朗普政府的说辞不符。

  据美国主流媒体报道,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局前局长里克·布雷特(Rick Brett)已向美国特别检察官办公室正式提交了一份报告:“我对(政府)缺乏领导力感到沮丧,特朗普政府已于4月底解除了他的职务;我对(政府)缺乏采取先发制人行动为美国人制造救生设备的紧迫感感到沮丧。我很沮丧科学家的声音听不到。我没有不满意,这些是真正让我感到沮丧的事情。”

  布雷特不是一个例子。美国海军罗斯福号航班的克罗泽机长也因在疫情爆发时发出求救信而被军方解雇。可以说,任何不符合特朗普政府“指责中国”论点的个人或组织,甚至只是将疫情的真实情况公之于众,都会受到特朗普政府的压制。因为后者担心公众对疫情的不满会影响共和党和特朗普的支持率,从而影响竞选活动。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ozzimo.com/a/lipindan/2020/0607/110.html